广西高校青年教师教学业务能力提升计划

窒息新生儿甲状腺功能的变化及意义

2016年11月23日梁驰

摘要目的 对窒息新生儿甲状腺功能的变化及临床意义进行探讨。方法 选择我院于2013年5月~2016年5月共收治的足月窒息新生儿56例(32例轻度窒息,24例重度窒息),并选取同期的30例健康足月儿作为对照组,对其出生3d、14d时的游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FT3)、促甲状腺激素(TSH)与游离甲状腺素(FT4)变化情况进行观察。结果 出生3d时,重度窒息组的FT3、FT4水平较对照组、轻度窒息组均低(Р<0.05),TSH较对照组高(Р<0.05);出生14d时,各组的FT3、FT4、TSH水平差异不显著(Р>0.05)。结论  新生儿窒息可导致甲状腺功能受阻,且严重程度与窒息程度呈正相关关系,血清甲状腺激素水平可作为判断窒息新生儿病情与疗效的一项重要指标。

关键词】窒息;新生儿;甲状腺功能;意义

新生儿窒息主要指的是由于各个产程期间受多种病因影响,胎儿缺氧缺血,进而导致胎儿多脏器受损害的情况[1]。甲状腺是新生儿重要内分泌器官,在窒息过程中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然而,在婴幼儿时期,甲状腺激素与人体代谢密切相关,对新生儿生长发育具有重要意义,故了解其体内甲状腺激素变化非常必要。下文主要对窒息新生儿甲状腺功能的变化及其意义进行探讨。

1.资料及方法

1.1基本资料

所有研究对象均为2013年5月~2016年5月在我院出生的足月新生儿。将出生后1min Apgar不超过3分的24例窒息新生儿设为重度窒息组;男15例,女9例;胎龄38.2±1.5周;1例腹胀,4例心律缓慢,1例肠鸣音减弱,2例喂养困难。出生后1min Apgar为4~7分的32例窒息新生儿,设为轻度窒息组;男19例,女13例;胎龄38.3±1.2周;3例心律缓慢,1例肠鸣音减弱。将同时期健康的30名健康新生儿作为对照组,男18例,女12例;胎龄38.4±1.2周。排除母亲有甲状腺疾病者及有服用甲状腺药物史者。

1.2方法

出生3d、14d时,各组均取静脉血送检,对其FT3、FT4、TSH水平进行检测。采用的测定方法为化学发光分析法,选用仪器为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FT3的正常值范围为3.67~10.43pmol/L,FT4正常值为7.5~21.1pmol/L,TSH的正常值为0.34~5.6μIU/ml[2]

1.3统计学分析

所有数据均使用SPSS19.0软件包处理,计量资料与计数资料的表示方式分别为均数±标准差()与百分比,检验方式分别为t与χ2,以α=0.05为校验水准,Р<0.05为存在统计学意义。

2.结果

出生3d时,窒息组的FT3、FT4均低于对照组,且重度窒息组低于轻度窒息组;重度窒息组的TSH水平明显高于轻度窒息组、对照组。出生14d后,各组的FT3、FT4、TSH水平差异均不显著(Р>0.05),且恢复良好,未见甲状腺功能下降或相关表现。各组出生3d、14d的血清FT3、FT4、TSH水平对比,见表1。

表1  各组出生1d、10d的血清FT3、FT4、TSH水平对比()

组别

FT3(pmol/L)

FT4(pmol/L)

TSH(IU/ml)

3d

14d

3d

14d

3d

14d

重度窒息组(n=24)

2.4±1.3

6.3±1.8

5.4±1.4

9.3±1.2

11.7±2.6

3.8±1.2

轻度窒息组(n=32)

5.3±1.6

4.2±1.5

8.3±2.2

8.4±1.5

5.6±1.4

5.7±1.3

对照组(n=30)

9.4±3.3

5.7±2.3

17.3±5.2

10.5±4.6

3.5±2.2

4.6±1.4

τ

3.458

2.913

4.893

1.782

5.485

2.824

Р

<0.05

>0.05

<0.05

>0.05

<0.05

>0.05

3.讨论

在人体器官中,甲状腺是重要的内分泌系统器官,对新生儿与婴儿的中枢神经系统发育具有积极作用。早产、宫内发育不良、窒息等因素都可能导致暂时低甲状腺素血症。尤其是新新生儿窒息时,由于机体处于缺血缺氧的状态,极易引起肺、脑、肾等多脏器损害,进而导致甲状腺也受损,最终影响到婴儿的大脑及骨骼生长发育。究其原因,主要是:新生儿窒息时,酸中毒及缺氧会导致机体发生“潜水”反射,引起体内血液的重新分布,以保证多处器官的供血,而皮肤、肾、甲状腺等多处血管则出现收缩现象,导致血供减少,造成各器官受损,最后使新生儿内分泌功能也发生变化,以甲状腺功能改变最为显著[3]

甲状腺激素指标主要包括这几种:T3、T4、但只有FT3、FT4有生物活性,可发挥出人体的新陈代谢作用。其中,FT3具有生物活性强、浓度高、更新快等特点,是发挥主要作用的甲状腺激素。在本次研究中,我院对出生3d、14d的轻重度窒息新生儿与健康新生儿甲状腺激素指标进行了测定。从表1中可看出,出生3d时,窒息新生儿的FT3、FT4水平不同程度低于健康新生儿,而重度窒息的FT3、FT4又低于轻度窒息新生儿,且重度窒息新生儿的TSH水平高于轻度窒息者与健康者。待出生14d时,各组之间的甲状腺指标差异则不显著;部分窒息儿(主要为重度窒息儿)的甲状腺素水平降低较明显,需使用小剂量左甲状腺素替代治疗。这表明,甲状腺功能的损害程度直接受窒息程度影响,且窒息程度越重,对甲状腺功能的损害也更严重。这与相关报道[4]的观点基本一致。有研究者[5]认为,这可能与人体的缺血缺氧有关。14d后各指标差异不明显,这说明通过对窒息事件进行有效处理后,窒息新生儿甲状腺功能渐渐恢复,并趋于正常。因此,胎儿在出生时因环境因素的刺激作用出现窒息情况,并导致甲状腺功能低下,而在14d后则恢复正常,这是机体在应激作用的影响下而发出的一种适应性反应,为正常甲状腺病态综合征,只需治疗原发病,而不需给予甲状腺激素补充。但是,对于处在危重病理状态下的新生儿,则会缺乏该状况,T3、T4会出现较大幅度的降低,并引起一系列不良后果。比如,早产儿病因会导致新生儿T3、T4及TSH浓度均下降,窒息病因则会造成新生儿T3、T4下降。对于该类患者,应抽取其静脉血进行必要的检测,并密切监测其甲状腺状态。如果甲状腺功能改变程度较明显,应及时采用小剂量激素进行替代治疗,这对控制及治愈疾病、预防甲状腺发生不可逆损伤具有积极作用。

由上述可知,新生儿窒息会对甲状腺功能产生一定影响,且受损程度与窒息程度紧密相关。通过测定窒息新生儿的血清甲状腺激素水平,能够较准确地了解其病情,为进行相应处理提供了科学依据。此外,甲状腺激素水平的测定,可作为判断新生儿病情及临床疗效、评估预后效果的重要指标。

参考文献

[1]钟向明,李敏洪,陈汛,等.四种新生儿常见病因对甲状腺功能的影响[J].中国新生儿科杂志,2015,30(03) :183-187.

[2]刘顺柱.新生儿窒息复苏后早期凝血功能的变化与临床价值[J].临床医学工程,2013,20(08):995-996.

[3]张莉.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低下对新生儿健康状况的影响[J].华夏医学,2015,28(06):55-57.

[4]刘红,刘长云,高琳芝,姜伟,商胜楠.新生儿甲状腺功能异常的相关因素[J].山东医药,2016,56(15):92-94.

[5]李敏洪,钟向明.危重新生儿甲状腺功能状态的检测[J].临床医药文献杂志,2015,2(07):1239-1240.